您好,欢迎来到 收藏天下 登录 注册

您所在的位置:人物 > 18岁恋上已婚徐悲鸿,徐死后她守孝三年

18岁恋上已婚徐悲鸿,徐死后她守孝三年

图文 小旭漫谈 2018-04-20 00:00:00

在与徐悲鸿有过恋情的三个女人中,孙多慈的身份最尴尬。蒋碧薇和徐悲鸿有过毅然决然私奔的热恋,有过共同经历漂泊流离艰苦岁月的近30年的婚姻;廖静文虽然和徐悲鸿仅仅有几年的短暂婚姻,但她是守候徐悲鸿到最后的女人。

孙多慈算什么,说的冠冕堂皇一些,她是徐悲鸿的学生;说的透彻一点,她也不过是徐悲鸿婚外恋中的一个情人。这段毁灭性的爱情,不但毁掉了徐悲鸿已经摇摇欲坠的婚姻,也毁掉了孙多慈一生的幸福。这场爱情没有赢家,刚刚18岁的女孩子,陷入这样一场没有结果的师生恋中,把全部的爱都赌注在这场感情中,最后受伤害最深的其实是孙多慈。

孙多慈的爱情悲剧,是从1930年她到南京中央大学美术系作旁听生开始的。当时美术系主任是从欧洲学成归来的徐悲鸿教授,35岁的徐主任回国数年,工作热情高涨,经常亲自给学生讲课,这就有了认识孙多慈的机会。

安徽寿县孙家大宅院走出来的孙多慈,爷爷爸爸都做过官。18岁的少女孙多慈从小接受的是大家闺秀的教育,所以她身上散发的气质和一般的小资女孩不一样。她清丽、温婉、娴雅,既不是笑不露齿扭扭捏捏的古典女子,也不是放得很开的民国现代女子,她的美不是那种妩媚娇艳的俗气的美,而是清新典雅少女纯真的美。

见过孙多慈的民国女作家苏雪林笔下的描述可能更为准确:20岁左右的年纪,白皙细嫩的脸庞,漆黑的双瞳,童式的短发,穿一身工装衣裤,秀美温文,笑时尤甜蜜可爱。这种美立即吸引住了35岁的熟男徐悲鸿的眼球,他的目光看孙多慈的时候也多了几分柔情。

他喜欢让孙多慈做模特,喜欢给她画像,为她画素描和油画,他为她画素描的速度很慢,有时候用一周时间只画一幅,这是一个很奇怪的速度,任何一个美术教授都不可能用这样没有效率的速度绘画。说穿了,徐悲鸿这不是在作画,而是在看人,利用职务之便细细欣赏这个美丽的女孩子的每一个细微处,像是在欣赏一件艺术品。

他对这个女学生特别偏爱甚至偏袒,因此这个旁听生享受的待遇,比正式学生高出无数倍,学生们虽然不过是二八少年,但是已经开始懂感情了,他们明显感觉出徐悲鸿对孙多慈的眼神语气都很暧昧,他们开始在私下传说:徐悲鸿爱上孙多慈了。

这时候的孙多慈其实很无辜,她还没谈过恋爱,她大概憧憬过自己的恋爱对象,但不会是这样一个年龄可以做自己老爸的老男人。最初当徐悲鸿对孙多慈产生感情的时候,应当是暗恋或者单恋,孙多慈在这场爱情中是被动的,被动地被徐悲鸿爱上,被动地成为绯闻主角,被动地作为学校老师同学议论的对象。那时候,她心理上有着沉重的压力,无可适从,不知道怎样应对突如其来的老爸级追求者。

孙多慈的心理也是复杂的,徐悲鸿对她的感情不同于父爱,也不同于一般青少年的爱情,而是一种另类情感,有时候让她很开心很骄傲,但是又带着点惶恐。她用欲拒还迎的矛盾心理,态度暧昧地默默承受着徐悲鸿传递过来的爱,慢慢地,她开始依恋这份感情,积极配合并有所回应了。

当师生恋逐渐开始明朗的时候,徐悲鸿却有些害怕了。他猛然意识到这是一场危险游戏,身败名裂是自己的事情,关键是玩不好就会妻离子散。

他采取的措施之一是急急忙忙给在娘家宜兴的老婆蒋碧薇写信让她快回来,告诉她再不回来说不定自己就爱上别人了。措施之二是,着手帮孙多慈介绍男朋友,把自己的好朋友介绍给孙多慈,本着朋友妻不可欺的原则,强制自己捻灭爱情的星星之火。

这两项措施后来都以失败告终。以蒋碧薇的聪明,她火速回家后立即嗅到了徐悲鸿移情别恋的气息,一场爱情保卫战自此拉开序幕。徐悲鸿的好朋友只见了孙多慈一面,一眼就识破了徐悲鸿和孙多慈之间的不正常关系,还没谈恋爱就已经有一顶准绿帽子在旁边预备着了,人家凭什么做你一生的灯泡啊,那哥们当即就谢绝了徐悲鸿做的这次媒。

徐悲鸿把自己置身到水深火热的婚外情中,难以自拔,心里就是喜欢这个女孩子,就是放不下她,愿意为她做一切。为了孙多慈,率真多情的徐悲鸿可以不顾一切。比如1931年国立中央大学艺术专修科招考新生,作为主考官的徐悲鸿,在素描考试结束的第二天,当众公布考生试卷和分数,第一名就是孙多慈。

因为他和孙多慈的关系,这次考试成了轰动性新闻。从这一点上来看,徐悲鸿不是一般的迂腐,而是傻到家了。这是何必,这不明摆着授人话柄吗?你爱孙多慈,喜欢这个女孩,给她一个可以录取的名次不就齐了,何必这样敲锣打鼓张扬着做事,这样做的结果只能是引火烧身。

这样做不但让师生恋的传言更加明朗,也激怒了一些本来成绩不错的考生,他们认为他利用职务之便在作弊。这就不怪人家小报记者捕风捉影了,“画家怜惜才女,图画批以高分”、“痴心画家动情取美女考生”,这些花边新闻把三角恋爱故事演绎得扑朔迷离,也进一步激发了蒋碧薇的斗志。

蒋碧薇心怀苦果,泪眼旁观,对渐行渐远的爱情感觉无能为力,对这个浮出水面的小三儿的仇恨是不共戴天的,她采取的是常规性的爱情保卫战战术。

也别怪蒋碧薇的一些过激行为,徐悲鸿玩婚外情的手法实在太另类,纸里本来就包不住火,徐悲鸿偏偏明目张胆地直接把纸往火里填。他曾经画过一幅《台城月夜》的油画,画面上是一轮清月下诗情画意的徐悲鸿和孙多慈,徐悲鸿席地而坐,纱巾飘飘的孙多慈深情地站在他身边,这是一个爱情之夜,画面上洋溢着浓浓的温情。这幅画藏在徐悲鸿的画室,无意中被蒋碧薇看到了。

她在朋友们面前故作冷静地让人把这幅画抬回家,把它摆放在客厅最显眼的位置,这是小三儿上位的有力证据,你徐悲鸿自己画的,还敢不承认?如果换做二流三流的画家,画人物肖像水平差点,画得不像,可以替自己辩解,徐悲鸿这样的大师级人物,把人物形象画得如此逼真,惟妙惟肖,想替自己辩解都没有机会。

每天被客厅里的《台城月夜》刺激着,徐悲鸿在蒋碧薇冷冷的目光和轻蔑的神情中进进出出,心理承受着巨大压力,当这种压力让他无法喘息的时候,他不得不采取一个痛苦措施,某日他终于自己动手把那幅画一点点刮去,美好的《台城月夜》永远不见了,他必须为张扬的爱付出一点代价。

《台城月夜》战役告捷之后,蒋碧薇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就有些不太顾及方式方法了,比如她大闹女生宿舍就显得太小儿科了,把孙多慈送徐悲鸿的枫树苗拔掉当柴禾烧了,又显得太没风度,致使徐悲鸿一气之下把徐公馆称做“无枫堂”,也彻底把他们仅有的一点情感葬送得干干净净。

在“无枫堂”事件中,孙多慈做事也实在欠考虑。老师兼情人搬进新居,凭着你们的关系,还用得着兴师动众送几十棵树苗当礼物?树苗栽在人家院子里,天天让蒋碧薇看着,这不是明目张胆的挑衅吗?蒋碧薇忍气吞声好歹让小树苗长了半年才拔掉,若是别的女人,这些小树根本不可能存活一天。

在这场旷日持久的师生恋中,孙多慈自始至终都保持着矛盾的态度,她一边迷恋着老师博学的才华、在艺术圈中显赫的地位,一边又不敢直面社会对他们婚外情绯闻的非议以及老爸的强烈反对和来自徐悲鸿家庭的指责。做第三者难,做名人的第三者更难,做有强势老婆的名人的第三者难上加难。孙多慈时不常地打退堂鼓,自己犯得上陷进这样一场毫无前途的婚外情吗?不如找个好人嫁了吧。

处在矛盾纠结中的女人,做出来的事常常让人觉得不按常理出牌,很有些喜怒无常。高兴的时候,她含情脉脉送徐悲鸿红豆,挑拨起他的相思。当徐悲鸿因为她已经把自己的家庭经营到分崩离析的边缘时,如果孙多慈是一个像蒋碧薇那样勇敢的女孩,早就跟他私奔了,但是,这时候的孙多慈却悄悄后退了,害得徐悲鸿进退两难。

孙多慈大学毕业后,因为把师母蒋碧薇得罪得太狠了,她跟随徐悲鸿去苏联参观学习以及去法国深造等憧憬都在蒋碧薇的干涉下泡了汤,无奈与徐悲鸿各奔东西。远离了南京爱情的喧嚣,她静下来,对徐悲鸿的爱情开始采取逃避缓兵之计,她和徐悲鸿立下十年之约,这十年她将远离徐悲鸿的庇护独闯天下,用她的话说,这十年让徐悲鸿把家里的麻烦事处理利索了,她自己也闯荡出点名堂来。

虽然言辞中没有一句分手的话,没有一句拒绝的话,其实这就是拒绝和分手。年轻美貌的女孩子让自己的青春荒废十年,这是她人生关键的十年,即使她乐意,她的老爸老妈乐意吗?已到不惑之年的徐悲鸿十年后已是知天命之年,兵荒马乱的年月,十年之后会是一种什么状态?

留下这样一个儿戏一样的约定,孙多慈认真审视自己的未来,重新打理自己的生活。她已经不是18岁的小女孩了,必须理智地对待自己和徐悲鸿的婚外情,她沉下心来细细思量,发现她和徐悲鸿之间的爱情不会有好结果,所以该相亲一下。她试图找一个心仪的男朋友,只是前面有徐悲鸿的影子遮着,永远找不到合适的。

意气用事的徐悲鸿却没有孙多慈那般理智。抗战爆发后,他把流离长沙的孙多慈一家接到桂林,给孙多慈找了份很体面的工作。为了尽快撇清和蒋碧薇的关系,他甚至在《广西日报》刊发与蒋碧薇脱离同居关系的启事。眼看他们又有希望走进婚姻殿堂了,孙多慈却又一次逃避了,她离开广西,离开徐悲鸿,到浙江的一所中学当老师。

孙多慈的理由是老爸坚决反对,她也没有办法,但是从后来的许多事情上看孙多慈,她绝非是那么软弱、逆来顺受的女子,老爸的反对不过是她的一个挡箭牌,因为她已经看透了,嫁给徐悲鸿未必会幸福。

徐悲鸿这次彻底失望了,也彻底变成了孤家寡人。他已经在报纸上刊发了和蒋碧薇脱离同居关系的启事,蒋碧薇那边是回不去了,孙多慈善变的心,让他琢磨不透没有一点安定感,虽然之后她又写过一封情意绵绵的信:“我后悔当日因父母反对,没有勇气和您结婚,但我相信今生今世,总会再见到我的悲鸿。”可徐悲鸿已经被她折腾得精疲力竭,他不再相信她了,就动手在这最后一封情书后面批下这样几句话:“我不相信她是假的,但也不相信她是真心。总之我已作书绝之。”恋爱中的女孩子总是善变的,这是她们对爱情的考验。徐悲鸿虽然是情种,却并不真正懂得女人

一场旷世师生恋就此画上句号,孙多慈最终嫁给了浙江省教育厅厅长许绍棣。40岁的许绍棣刚刚死了老婆,娶到年轻美丽的才女孙多慈,暂且把自己风流的性子收敛了一下。也许孙多慈就是给人家当后妈的命,没当成徐悲鸿孩子们的后妈,改当许绍棣孩子的后妈了。随后她跟随许绍棣去了台湾,一生从事美术工作。

徐悲鸿的两个女人都跟随别的男人去了台湾,她们只在一个画展上见过一面。1953年9月,徐悲鸿刚去世时,蒋碧薇走到孙多慈面前,寒暄几句后告诉她,徐悲鸿故去了。曾经的一对情敌,此时都已经成为别人的女人,孙多慈闻言,即刻脸色大变,眼泪夺眶而出。

据说,孙多慈之后偷偷为徐悲鸿守了三年孝。和蒋碧薇一样,内心深处,她是深爱他的,只是爱的方式不一样,依她们的个性,都不是能和他相守一生的人

点赞
全部评论0条评论
提交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