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收藏天下 登录 注册

您所在的位置:人物 > 单霁翔到底留下了什么?丨7年间的成绩与争议

单霁翔到底留下了什么?丨7年间的成绩与争议

图文 2019-04-19 10:42:55

一身中山装,一双布鞋,一手拿着话筒,一手捏着遥控器,退了休的单霁翔,好像和往日并没有什么不同。


时代的交接

2019年4月8日,他刚刚卸任了故宫博物院院长,3天后的4月11日,便出现在宁波的故宫论坛会,谈到了自己的退休生活,也谈到了自己在故宫工作的七年零三个月。

还有三个月,单霁翔就要65岁了,而故宫,也即将迎来它600岁的生日,单霁翔退休之后,继任者是原敦煌博物院院长王旭东,敦煌博物院第四任院长。

单霁翔退休退的毫无征兆,就在一周之前,他还陪着苹果CEO蒂姆·库克一起在故宫转了一圈,还在文创大会上描绘了一副宏伟的故宫未来的画像。

这样的单霁翔,怎么突然就退休了呢?

随后,#故宫院长单霁翔退休#话题上了微博热搜,几个小时内,阅读量破亿,讨论数超过3万。

单霁翔的退休,在某种程度上不失为某一领域时代的交接。


故宫的改革开放

单霁翔在故宫博物院院长的职位上时间并没有很长,但是他在任的七年里,却是故宫改革开放程度最大的七年。

2012年初,故宫饱受“十重门”的舆论危机,原本已经准备退休的单霁翔,起身离开了国家文物局局长的职位,走了几步,坐到了故宫博物院院长的座位上。

其实那个时候我就知道单霁翔这个人了,也对他的决定感到奇怪,要退休的老大爷了,退休不就好了,非要去故宫这么一个钱少是非多的地方再干几年,除了不解还是不解。

不过不解归不解,单霁翔做出来的成绩,都是大家能看在眼里的,最明显的一点,就是故宫不断扩大开放区域面积,一步步从接手时只开放30%,到去年年底开放的80%。

革命性地打开了东西向路线,展示多样化的生态景观;紫禁城所有4个花园、所有45座佛堂、所有城楼都开放……这样的新开放区域将越来越多,两年后计划开放面积达85%故宫所做的这些改革,都是为了给人们呈现最自然真实的文化景观,带来最有尊严舒适的参观体验。

在扩大开放面积的同时,还决定开放更多展览,让在库房中暗无天日的文物重新与世人见面。

他的理念就是,越开放越安全,让大众一起来监督、守护着故宫的藏品。

单霁翔有一段关于文物保护的名言,他几乎每次公开演讲都会说:“这些文物,当它得不到保护,它就没有尊严,它蓬头垢面。但是得到保护、得到展示以后,它就光彩照人了。所以今天我们一定要叫我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1862690件文物藏品,每一件必须要光彩照人。”

上任后,他带领故宫博物院的1000多号员工做了几件大事,其中一个是把故宫里的1200栋古建筑修缮好。所以,故宫启动了古建筑整体维修保护工程,计划用18年时间把故宫古建筑全部修好对外开放。

如果你最近有去景山公园,站在景山公园的最高处俯瞰故宫,你会发现故宫东西两侧常年挂着脚手架,预计在2020年,才会完全拆除,给我们一个完全开放的故宫。

第一个修缮的武英殿成为书画馆;慈宁宫经修缮后成为雕塑馆;建福宫花园经修缮后成为重要的文化活动场所;修缮后开放的午门雁翅楼拥有能迎接任一级别珍贵文物的巨大展厅;永寿宫、长春宫、乾隆花园、倦勤斋等这些已修缮和正在修缮中的古建筑,将提供更多的观展场所。

文物建筑修缮是一项科学工作,要以传统工艺技术最大限度地保留历史遗迹,不改变文物原状,这需要工匠精神。

比如故宫把崇庆皇太后当时居住时的家具用具摆放到原处供游客参观。“今天我们观众看到的房间情景跟当年乾隆皇帝看到的情景应该是一模一样的,只不过现在比那个时候少一个老太太。”单霁翔说。

比如6年前,故宫里专供游客休息的座椅不足,只能坐在石头上、屋檐下、御花园的栏杆上。单霁翔一看又急了:还能不能让大家有尊严地休息了。他决定增设休息座椅:要结实,要坐着舒服,要跟周围环境协调,椅子底下要便于清扫……

这一箩筐要求,最后做成的实木座椅一把要3500块钱,可单霁翔不心疼钱,在端门广场火速安置了200把椅子、56组树凳。今天,有11000名游客可以在故宫里面有尊严的坐下来休息了。

比如他发现女士的洗手间永远在排队,经过研究发现女士的洗手间应该是男士洗手间数量的2.6倍。为此,故宫对洗手间进行了调整,甚至将一个职工食堂也改造成了洗手间,排长队自此成了历史。

比如从2014年推广全网购票,解决了过去购票窗口排长队的问题……

有一次,故宫午门外,一位老大爷认出了单霁翔,跟他说:“我这辈子就来一次故宫,我想走中间的门,当一次‘皇帝’。”

如此令人哭笑不得的要求单霁翔却当真了:午门三个门洞全部打开。“让游客自由选择,想当皇帝当皇帝,想当大臣当大臣。”

这些仅仅只是故宫改善游客体验的小小例子。

单霁翔认为,故宫博物院不仅要关注文化遗产保护,更应关注观众的需求,注重公益性和人性化的细节设计,让观众有尊严。

七年间,故宫还推出了9个APP,七年来,他把一个四平八稳的故宫带成了网红,他自己也被网友捧成了网红院长——不仅是故宫和单霁翔,连故宫的猫都成了网红。

但他更愿意称自己是“故宫的看门人”,他辩解说:“其实我真不是网红,我是被网红的,我就是在故宫博物院里看门。”

在2月17日的亚布力论坛上,单霁翔透露,故宫文创的年销售额已经达到15亿元,超过1500家A股上市公司的收入。这个消息瞬间成为了各种新闻网站的标题。

故宫,是改革开放的实践者。


成绩与争议并存

大多数的时候,成绩永远与争议并存。

进入2019年,紫禁城里过大年,上元节灯会,把故宫的改革开放推上了一个新的高度,也迎来了新的转折点。

上元节灯会是故宫博物院建院近百年来首次夜间开放,两天,3500张门票转瞬告罄,抢到票的黄牛甚至将票价炒卖到15000元一张,随后,民众对上元节灯会的吐槽也纷至沓来。

正月十五当天晚上,近万人在午门前广场拥堵,入口出口标注混乱、灯光颜色俗媚等话题也在微博上热了起来,甚至有网友给灯光秀配上了广场舞的曲子以吐槽灯光秀是真的不行。

这似乎是单霁翔上任以来第一次遭到民众的抱怨。

而在内部,对他的抱怨一直都在。

还是说上元节灯会,民众抢不到票觉得混乱,工作人员同样如此,面对着拥挤的人群,负责人员安全与疏散的工作人员抱怨“为了搞活动连员工也不顾了”

另有一些人批判单霁翔带着故宫脱离了传统,对历史没了敬畏,只会一味的迎合。

这次上元节灯会,广告植入也让员工们觉得难以接受,入口处明显的《上新了故宫》的广告,太和门上“保国利民,光耀巅峰”标语被质疑可能是两家为这次灯会提供照明的公司的广告。

“拦得住法国总统专车,拦不住一家公司的广告植入?”一位故宫工作人员异常愤慨地说。

在此之前,单霁翔在外界眼里是一个勇拦奥朗德车队、故宫禁烟的英雄。

“以前外宾、国宾来参观故宫,就是警车开道,车队直接开进午门的,这种惯例被认为是一种‘礼遇’,我就说没有什么礼遇,英国的白金汉宫、法国的凡尔赛宫、日本的皇宫今天都是开放单位,但都不允许车辆穿行,这是一个文化尊严的问题!”单霁翔多次讲过这个典故。

2013年4月,奥朗德来故宫参观,他准备去午门迎接,发现安保人员已经到位,“我说,我们已经发公告了车队不允许进来。最后,实在没办法了,就决定把大门关起来,我就说,这个是世界文化遗产不能破坏。安保人员没辙了,说赶紧报告,3分钟后人就撤走了,10分钟后奥朗德的车队来了。”

接着单霁翔故意站在午门外面迎接他,“先为奥朗德和他女友介绍午门,然后一行人穿过长长的门洞,我从他的眼神里看出来,故宫的文化震撼,已经给他留下了终身难忘的印象。”

持续60多年的贵宾乘车驶入紫禁城的“礼遇”因此打破。“我认为,现在中华民族的复兴就是要从文化复兴开始。”单霁翔说。

故宫前员说:“我们也就是拿他当个出气口,不然还能说谁呢?其实是体制问题,他也没辙。

今年的故宫上元之夜大概就是单霁翔不停念叨的“一失万无”。

单霁翔曾说过:“我们说做一件事情要万无一失,我们这个岗位,我们这个岗位一失就万无。9999件事情做好了,一件事情没有做好,把文物损害了,对不起民族、对不起国家。”

灯会结束候,单霁翔就对外进行了解释,故宫接到了这个任务一开始并没有计划和经费,年初三找方案,三五天出设计,用来筹备灯会的时间,只有七八天。

但这些解释,为时已晚。


冰雪消融,春暖花开

几年前,文化部年终要和财政部某司开会,故宫听说后,便主动对接两部委,提供场地、会务、餐饮,积极邀请两方赴宫里开会。

会议结束前,单霁翔突然出现,“强行开始了一个声称十分钟的简要汇报,实际上进行了半小时到四十分钟的精彩演讲”,在演讲中提出了紫禁城六百年的宏伟规划。

事后人们恍然大悟,之所以如此主动积极安排会议,“估计就是为了取得部委财力支持”。

单霁翔的“机智套路”背后,更多的体现着在体制夹缝中办事的不易。

2014年故宫的“百年大修”规划突然被叫停,而其中原因在于,有手艺的老工匠缺少干部身份,退休后不能返聘,传承人没有北京户口也进不来,几个月前还在收麦子的农民被中标单位以低价招揽而来,用着政府采购的低价材料,赶着进度烧钱修复。

单霁翔的办法是去政协的双周协商会上“哭诉”8分钟,换来“故宫的事要特事特办”的上级批示。

鲁豫曾问单霁翔,当故宫博物院的院长是不是战战兢兢。单霁翔立即承认,还主动加了一句,如履薄冰

故宫博物院建院94年,前后6任院长,“每一任都做出了巨大牺牲,做出了艰苦卓绝的努力,但是每一任院长都没有好下场”。

单霁翔说,这工作是“有今天,没明天”。

从接任那天起,紧张的情绪就一直操控着他,“或是因为安全问题,或是因为文物损毁,一件事没有做好,文物损坏了,你对不起民族、对不起国家,就要下台”。

单霁翔的前任郑欣淼在任10年做了大量实事,清点了全部文物,清退了盘踞在故宫内的其他单位。然而2011年故宫失窃案后,他黯然离开院长职位,离任的会议上,一度哽咽。

单霁翔希望自己能打破故宫院长没有好下场的魔咒,“只有不出事,才能做好事”。为此,他敏感到事无巨细的程度。为了监测舆情,他让秘书每天传送两次速报,内容涉及过去的12小时内各界对故宫的评价。“国内的国外的都有,好的坏的都有,影视的文字的都有。”只要上了热搜的故宫话题,无论是游客抱着孩子随地小便,还是上元灯节一票难求,他都会站出来亲自回应。

在内部员工的鄙视、吐槽中,在外面专家学者的嬉笑、质问中,在数万游客的惊奇、对比中。七年内故宫成为了小年轻们推崇的潮流,单霁翔院长也成了网红萌老头。

作为继任者,王旭东的难度可想而知。

单霁翔创造的成绩其实也是王旭东的挑战,他能否继续坚持故宫的改革开放、能否把故宫的把文物保护好、能否更好地处理好历史和年轻的关系。

他是会延续单霁翔的政策还是决定大刀阔斧另辟蹊径;他是像单霁翔一样给故宫代言,还是收敛光芒、做一个低调的故宫看门人?每一个决策,都是一件难事。

好在王旭东今年还年轻,比起单霁翔,他还有十几年的时间,去给故宫打上属于他的烙印。

而单霁翔“如履薄冰”七年后,春天来了,冰化了。

点赞
全部评论0条评论
提交

相关推荐